犯困(退圈)

退圈了,取关随意

【吸血鬼的圣诞夜】




百万,飞贝,满T



---------------





人类,你们好。


我叫谢锐韬,是一个年轻且优秀,颓废且积极的吸血鬼(剪刀手➕商业假笑


今年圣诞节我收到红花会丁飞寄来的一封邀请函。


打开信封我发现他的品味真的是越来越骚了,高档的金色信纸上竟然印满了小蜜蜂🐝?!?
信的内容是邀请我和满治宇一起去他们的别墅过圣诞。


红花会是由丁飞和刘嘉裕为首的几位吸血鬼贵族创办的神秘团体,团队活动一般是搞搞音乐杀杀人,他们被正统的吸血鬼们嗤之以鼻,原因用脚趾头想都想得到,不就是因为和那些西装革履住在城堡里自命不凡的绅士们不一样?!


呸!我还瞧不起他们呢!那些一点都不real的装逼佬!


不过话说回来,讲真,我一直想不通我们被诅咒的吸血恶魔为什么要欢天喜地的去给耶稣庆祝生日?!


可能是因为活的久了难免寂寞吧,毕竟人上了岁数都喜欢热闹。



----------



彻夜狂欢到太阳升起,所有人都喝多了。
我和老满住在了红花会的客房,太阳下山后我醒来伸个懒腰准备去上洗手间,却被老满一把搂在了怀里,他说他想做了,让我变回人形。


是的,我平时都是以一只黑猫的样子示人,因为这样可以明目张胆的裸奔,我真他喵的爱死了我腿间那两个圆滚滚毛茸茸的蛋蛋!!


可还没等我这懒腰伸完,突然一声巨响的关门声从隔壁传来,我他喵的吓得直接起飞,浑身的毛都炸开了,尤其是尾巴。


我急忙跑出来看是啥情况,就看到王昊一手捂着脖子气鼓鼓的坐在沙发上,感觉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可从房间里追出来安慰他的却不是白曜隆,是他喵的刘嘉裕?!


他俩??昨晚?!白曜隆人呢?!
我感觉我尾巴的毛又炸开了…


刘嘉裕一脸愧疚的坐在王昊旁边,啥也没说只叹了口气,我大概猜到了怎么回事,心想这下可大事不妙了…


王昊,他在我们中是最特别的一个,因为他是个人类。


是白曜隆当宝贝一样捧在手心的人类,俩人交往好几年了,王昊也表示特别想白曜隆把他变成吸血鬼,从此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否则自己作为一个人类只会是白曜隆永恒的生命中一闪而过的瞬间。


可白曜隆哪舍得,王昊在他眼里就是个易碎的瓷娃娃,接吻怕咬到他,做ai不敢内she,生怕自己图一时之快毁了王昊作为人类的一生。


其实也不能怪他这么小心谨慎,白曜隆跟丁飞和刘嘉裕他们这些吸血鬼贵族不一样,人家是正儿八经的纯血种的吸血鬼,应了那句话,家里是真的有王位要继承。


但看样子,王昊昨夜应该是被刘嘉裕咬了…这跟结婚前老婆被别人夺去了初夜没什么两样。
当我还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的时候,李京泽那屋的戏开唱了。


----------


李京泽真算是个历史悠久的吸血鬼了,在吸血鬼中的地位不是一般的高,别说我用词不当,我还真找不到比历史悠久更适合他的词了,可他变成吸血鬼时很年轻,所以一直顶着一张少年气十足的脸。


李京泽说他这辈子只羡慕一个人那就是肖佳,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有一张成熟的脸,泡妞儿的时候萝莉御姐都不在话下,不像他吸引的全是未成年,我记得他说这话的时候肖佳掐灭了手里的烟回了他一句:你就想说我长得老呗?!


此刻他正一丝/不挂的跨坐在丁飞身上,双手死命的掐着丁飞的脖子,酒红色绸缎的床单衬得他皮肤苍白的像张纸。


“你他妈竟然敢上/我??你知不知道按岁数算我都能当你祖宗了!?”


丁飞抿着薄唇偷笑,看着李京泽气得发抖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小猫咪。
没喝断片儿的他记得清楚昨晚是李京泽半夜三更醉醺醺的爬上了他的床,二话不说就开始脱衣服拦都拦不住,嘴里含含糊糊的嘟囔着:宝贝儿,抱我…


这可是小祖宗提的要求,丁飞这要是不艹翻他,都对不起自己尊老爱幼的优良品德。


“你还记得就好啊,我生怕你一觉醒来用一句不记得就把我打发了。”


“谁…谁他妈记得!我是因为屁股…”李京泽话没说完就被丁飞压在了身下。


“小祖宗既然不记得了,那我们就来情景重现一下吧。”


丁飞眼睛里笑意盈盈抿嘴坏笑的样子我真想拍下来回去照着学,简直就是教科书式的腹黑,可我还是非常懂事的帮他们把门关上了,这么老套的狗粮我不吃!


回过头我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王昊开始出现了被咬后的变异反应。


----------


他紧紧扼住自己的喉咙,痛苦的跪倒在地,脖颈被咬的伤口不停地在冒血…脸色惨白…


我也是经历过这个过程的,一般要持续一个星期的时间,不过也要看个人体质,挺过来的会变成吸血鬼,挺不过来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但如果是被白曜隆那种纯血的吸血鬼咬了是百分百会变异的,至于刘嘉裕这些贵族…我还真为王昊捏了把汗…


“万万!”


白曜隆终于回来了,他看见地上缩成一团的王昊,毫不犹豫的在自己手腕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血瞬间涌了出来,我听见屋子里所有人吞咽口水的声音…


饮下白曜隆的血后,王昊终于平静了下来,他看着白曜隆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挣扎着就要往门外跑。这时刘嘉裕站了出来对白曜隆说道:对不起,是我咬了他。


本来我都已经在想一会儿怎么在保命的前提下拉架了,却听到白曜隆笑着说道:壳总,你喝断片儿了吧?昨晚是我咬的王昊,为了第一时间跟父母说明我得回趟家,走之前让你帮我照顾王昊,你都忘了?


刘嘉裕恍然大悟的一拍脑袋,屋子里所有人这才都跟着松了口气,王昊也破涕为笑一把抱住了白曜隆。


“我跑回去跟我爸妈说了,我咬了你,我想娶你。”


“??他们现在一定想杀了我吧。”


“哈哈,他们说可以。”


王昊说了什么我已经完全听不到了,满屋子的欢呼声震耳欲聋,你就说这帮人哪里像吸血鬼?一点都不高贵冷艳!


--------------


我笑着跳进了老满怀里,他温柔的摸着我的头。


“你什么时候娶我?”

“都说猫养不熟的,你这怎么还主动求婚?”

“怎么?你不愿意?!”

“等你不再没事就往豆芽家跑的时候,我就娶你。”


所以,有些人真的很小心眼儿!不就是因为我是被豆芽咬了才变的吸血鬼吗,他要耿耿于怀一辈子吗?!!


啊,最后差点忘了说,虽说晚了点,不过还是要祝各位人类小可爱:圣诞快乐哦!!(双手比耶➕真诚微笑















【如果一切重来】




窗外的雪下的格外大。


人生在不断地重复中走过了大半,王昊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周末中午醒来,此刻他的老婆可能为了成为第一个在朋友圈秀Gucci当季新品鞋子的人,而在奢侈品店享受着年轻貌美的女服务员跪在脚边给她试鞋的虚荣。


翻个身伸手去拿床头的手机,王昊感到心脏猛烈的疼了起来,他没有心脏病史,这阵绞痛来的突然。家里现在没人,就算有人他似乎也喊不出声音来,紧紧抓着胸口王昊滚下了床。


自己可能要死了。


这是王昊四十多年来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到死亡,他曾经幻想过死前他会如何回忆自己这一生,是会去回想自己那第一场个人演唱会,还是颁奖典礼上自己的辉煌,可是真的到了弥留之际想起的竟然是那个人少年时的身影…


那个在大雪纷飞中红着眼眶看着自己强颜欢笑的白曜隆。


这份刻意掩埋在心底的遗憾在死前被自己亲手挖了出来,王昊以为自己忘了实际连当时白曜隆的表情都记得那么那么的清楚。


疼痛带走了王昊渐渐迷离的意识,抱着这份遗憾而死去似乎成了命中注定的结局,可这时一个缥缈又冰冷的声音直接出现在王昊的脑袋里。


「如果一切重来,可以让你回到过去改变一次你后悔一生的决定,你愿意用十年的寿命来换吗?」


王昊不知道是谁在跟自己说话,他只觉得这交易很可笑,明明自己就快要死了,哪里来的十年寿命,可脑海里那个人落寞的身影却一直徘徊不去,索性试一试吧。


“我愿意。”


这时那声音的主人出现在了王昊的面前,黑色长袍包裹着一团人形的黑雾,他用他冰冷的声音说着:「你这次不会死,你会在昏迷一阵子后醒来,那你既然答应了,我现在就扣除你十年的寿命,额…」


“怎么了?”
王昊也在惊讶自己竟然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开始跟这死神一样的家伙开始了再正常不过的对话。


「没什么,跟你有缘,给你打个折吧,九年八个月。」


“您真是慷慨。”


「愿你不再遗憾。」


死神的声音变得遥远,黑色的身影消散,王昊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钟表,十年兑换成天数在表盘上极速倒数。


这时一阵大到令人窒息的大风刮了起来,王昊抬起双臂本能的去遮挡双眼,身体也用尽全力才没有倒下,当风停了,耳边响起了那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太他妈冷了,今晚我要盖两床被子!”
睁眼看到的是李京泽,准确的说是年轻时候的他,那是他最瘦的时候,现在的他已经是个女儿奴了。


王昊恍惚中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他看到趴在丁飞脚边打着呼噜的潇洒,那时候它还活着。
倚着丁飞坐的壳总在模仿网上的段子秀着地道的东北话,现在他已经是个稳重语气温和的慈善家。


恍如隔世的感觉让王昊有点想哭,可他没有太多时间缅怀过去,他要尽快找到白曜隆,如果这不是个奇怪的梦,那这可就是他用了十年的寿命才换来的一次机会,他一定要把握。


白曜隆当时约他见面的地方是江边的情侣广场,在雪地里满怀期待的跑着,王昊觉得穿越回来的自己似乎连心态都变得年轻了,他是那么激动那么盼望见到白曜隆,鞋踩在雪地上的声音像是伴奏一样,他好像瞬间就可以做一首非常棒的歌出来。


再拐个弯就可以见到他了!王昊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笑意。


这时…一阵剧痛猛的从胸口传来,王昊眼前一黑一头栽进了雪地里…


王昊这才想通那个死神为什么会给自己打折,其实是自己剩余的寿命不够十年了吧…原来这是他他用尽了自己的生命才换来的机会。


捂着胸口,想着就在拐角处的他的身影,王昊真的认了命,有些遗憾可能就是要用一辈子来后悔。


那年一个下雪天,白曜隆跟王昊表白,王昊拒绝了他,他强颜欢笑不想让自己的失落太过难看,而王昊因为不知所措甚至连一个拥抱都没给那个落寞的他。


悔恨和遗憾变得更加浓重,王昊再次睁开眼,黑袍的死神就在面前。


「十年的寿命我已经收下了,不会退给你,不过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


“这次一定可以!这次不用他在冰天雪地里等我!”


一阵大风刮过,耳边如预期一样响起的是白曜隆的声音。


“万万,你看这双好看吗?我觉得这个鞋贼酷了!”白曜隆正翻着手机看巴黎世家新出的鞋子。


王昊没有回答,他把双臂攀上白曜隆的脖子毫不犹豫的吻了他,白曜隆的手机啪嗒掉在了地上。


“我喜欢你,在剩下的十年里我想跟你在一起!”


“……万万?!你这是怎么了…还有为什么是十年?”


“这你就不用管了,你愿意吗?”


“当然!”
白曜隆笑着抱紧王昊,王昊也终于了结了心里的那份遗憾,他甚至真的相信了他和白曜隆还有未来。


再次醒来,是在自己家的床上。


这一切果然只是一场梦,尽管很美好。
当王昊还在为自己这怪梦而摇头苦笑的时候,卧室的门开了。


白曜隆端着杯咖啡倚在门框说,这么大的雪好久没见过了,今年的圣诞节,可能要比往年都冷。


白曜隆一边说一边向床上的王昊走了过去,像是这样的动作已经重复了千千万万次一样,他俯下身给了王昊一个早安吻,温柔的声音问着:早饭做好了,要不要起来吃?








【家庭矛盾】



老夫老妻互相看不顺眼的梗。


@麦拉威尔 的联文。


我写白曜隆视角,王昊视角请戳:


http://jinsibian.lofter.com/post/1f310c53_11d5b52c



-----------------



王昊真的快让我忍无可忍了。


在一起这么久了,一点为人妇的自觉都没有。


就比如作息规律,还过着一标准单身宅男日夜颠倒的美国时间,晚上怎么哄都不睡,亲亲抱抱举高高都不好使,就一句:我不困你先睡。
就这!性福的夫妻生活还怎么和谐?


早上也是,怎么叫都不起来,拉窗帘掀被子就跟我急赤白脸的,闹两下就不乐意,说裤衩子夹腚沟里了让我给他拽出来,他要继续睡个回笼觉。而我,拽完他的裤衩子还得去给他做早餐!


好嘛,晨炮也泡汤了!
我现在给他做鱼的时候看着那个鱼的嘴我都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危险!


出了家门,我对王昊的意见就更大了,家教贼严,说我占有欲太强说我不懂避嫌。


我就纳了闷了,你说我俩结婚证都领了,避他妈的什么嫌?我自己个儿的媳妇儿,我到底避他妈的什么嫌?


只要在外边那就是三不准:亲嘴儿不准,搂腰不准,叫他媳妇儿也不准。
就准他捏我耳垂,揉我脖子,摸我腹肌,还不分时间地点,我他妈直播偷偷摸他大腿,我都没敢往大腿根儿上摸!被粉丝截屏让他知道了,现在三不准变四不准了,直播不准摸他Anywhere!!


那我录音棚录歌的时候,他发朋友圈配字:硬了。算他妈啥???
Busy man那首歌他花式叫♂♂床,又算他妈啥??
我真觉得他这样有失公正!


我都不说摩登天空的总受TT,他跟老满和豆芽那叫一个甜,直播各种抱,二话不说直接往人家怀里坐!我就说咱们红花会,丁飞和潇洒看上去都比我俩像夫妻俩!!


我!!!!!(#‵′)凸!!!!


现在聚个会啥的也越来越不愿意把我往外带了,我肤白貌美大长腿,全身名牌的白龙男模带出去还给他丢脸咋的?


说不想带我是因为我盯他盯太死!那我要是不盯的太死你想背着我干啥?
来,乖,坐我几把上我们好好谈谈!


让他多穿点就又开始跟我不乐意,说我骚断腿却不让他骚!他那没啥毛的大白腿,我不放心别人看,还怪我咯?!


有人开导我说那就让他骚呗??
他骚起来那还得了!捂成这样网上那些个男男女女大雕萌妹还都想睡他呢!上次他直播说要爆腹肌照,我好说歹说才好不容易让他晃了个屏,结果粉丝的截图都惨不忍睹,他又给我一顿怼。


讲真,他那四百多万的小黑粉,真的是影响我们夫妻和谐的罪魁祸首!没错!就说你呢!!


所以我说他就是个没自觉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而可爱后边往往都跟着俩字:想日。
我想他是知道的,所以他这是故意猥琐发育?
单纯的就是想浪?!


而分开的时候,我就更是对王昊有一堆意见了!
我一出远门他就生病,感冒发烧一样不差,然后鼻音贼重的打电话给我说,自己要死了,让我赶快回家看他最后一面。


小脸烧的通红,跟我视频说自己睡不着要跟我电话做ai,我就在你跟前儿你视而不见,现在摸不着艹不到,你要跟我玩这个?!
说真的,我生怕他脑子烧坏了。


想我了从来不直说,总是搞这些骚操作,他就一死傲娇,还非说自己特酷。


但是关于他胖了这事,我还真就一点意见都没有,那手感…啧啧…我就笑笑不说话。


最后,我对他意见最大的当然是床上那档子事儿!


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了,每次做的时候他还是害羞的要命,拍照挡脸也就算了,做个爱也挡,害得我每次都去扯他胳膊,然后死死按到床上才行。


他平时性子就有点沉,话不多,做的时候也喜欢抿着嘴只发出鼻息声,我得把手指伸进去撬开他的嘴,才能听到他情不自禁的叫 chuang ♂声。


他还特别没有情趣,他说我努力学习解锁的各种姿势像是在摊煎饼?!一会儿正面一会儿背面,一会儿侧面高抬腿,一会儿撅屁股下腰,可爽到哭的还不是他?!


第一次艹哭他的时候我真的吓一跳,扯开他死命挡脸的胳膊,看到他大眼睛眼泪汪汪的看向别处偏不看我,我瞬间停下了动作,连忙问他是不是我弄疼他了,我那心里愧疚的直想给他跪下,可这祖宗却一把搂上我的脖子,不让我看他这狼狈样,tui夹紧我的腰,在我耳边说了句:别停。


所以!到底是谁过分??!
我当时他妈的差点就交代了好吗?!
他总是这样让我的心像是在坐过山车,我以后如果有心脏病他一定要负全责!!


好啦,不说了。


忍不了了又能咋整,凑合过呗,还能离啊咋的?!
自己选的媳妇儿,含着泪也要把他宠上天啊!!





【家庭教师】




年下,学生白X家庭教师万


只有一丢丢飞冉。

一发完。




---------------




“老师,事先声明,我是个gay。”


王昊坐在椅子上,伸手接过白曜隆递过来的水杯时有那么一瞬间慌了神,觉得第一次见面这么打招呼有那么点…刺激?


“你要是不好接受,可以辞职,预付的一个月工资我不跟你要了,还可以另外支付你一个月的工资作为补偿。”


王昊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白曜隆,脑袋里都是超级玛丽吃金币的声音,心里想着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哈,一节课没上就能轻轻松松换一台256G的苹果❌了?!


管你是不是gay,这买卖我做定了!!


每周两次课,每次四个小时,每小时250元…当王昊还在心里啪啪啪数钱的时候,白曜隆已经大致浏览完了王昊的微信朋友圈,然后贼平淡的来了句,你们大学生的生活好像很无聊啊。


王昊自认为在学校也算个大红人,朋友圈每次装逼也都挺成功的,刚想回白曜隆一句你一个高三狗懂什么?!可在看到了白曜隆桌上法拉利的车钥匙之后瞬间改了口。


“是啊,挺无聊的。”


开始正式授课,其实白曜隆这孩子还是很听话的,听着王昊的讲解认真点头的样子很乖,偶尔发问的时候也很有礼貌。


“老师,请问你可以坐过来一点吗?”


王昊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是探着身子在跟他说话,于是把椅子往白曜隆身边挪了挪,白曜隆也起身挪了下,两个椅子几乎是挨在了一起,膝盖随便一动就会碰到。


“老师,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医院看下耳朵,总觉得听力时好时坏,你刚离我虽然不远还是有一两句听不清呢。”


“可能是学习压力太大了吧,应该不要紧的。”


白曜隆点了点头看着王昊,笑的一脸的人畜无害。


两个小时过去了,白曜隆低头做着题,王昊无聊的看着白曜隆,心里想着白曜隆这孩子皮肤白白嫩嫩的,连嘴唇都粉嘟嘟的,性格又直爽又可爱,如果真是个gay,一定是个极品小受吧?他难道已经跟男人做……


“老师,你在想什么呢?”


白曜隆把脸凑近王昊,一句话把王昊的脸问的通红,白曜隆像个人精一样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王昊,打趣的说道“老师,你要是觉得热,可以把卫衣脱了。”



“脱…脱衣服就不用了,我里面没穿。”


“哦,我看你卫衣的料子还不错。”


“嗯?”


“好料子,不穿打底也不会磨乳♂头。”
白曜隆看了看王昊的胸部,又是笑的一脸人畜无害。


??????


妈的,他真的是高三学生吗?!


---------


白曜隆家庭教师的工作,是大学教授丁飞介绍给王昊的,三十多岁了还放荡不羁的丁教授是个不缺肉吃的单身主义,惦记着文学系的仙人毕冉教授已经多时了,苦于想追求却不得法,只好从毕冉的爱徒王昊下手了。


“我给你介绍个轻松赚钱的美差,你给我和毕冉牵线搭桥,事成之后我这门课的学分,你不用担心,怎么样?”


“成交!”


一个月过去了,丁飞已经成功的成了毕教授的固定饭友,按照丁飞的计划下一步就是成为固定❌友了。


可王昊现在有点担心家庭教师这美差其实是个苦差了,白曜隆这崽子怎么说呢?越来越原形毕露了?这要从第三次课那个电话开始说起。


“老师,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哦,那我先出去等你。”


白曜隆拉了拉王昊的胳膊,示意他不用非得出去,同时接起了电话,那头是个男孩子的声音,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语气很不好。


“我再最后说一次,从我知道你劈腿那一刻我跟你就结束了,我也大方的祝你俩幸福,所以你能别再缠着我了吗?”


接着,电话那头又是一阵吵闹。


“不可能了,我现在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说到这句话白曜隆看了眼王昊,可惜王昊在低头玩手机没看到。


“是谁跟你没关系,我还在补习,没时间听你废话,拉黑了,再见。”


屋子里安静的有些尴尬,白曜隆真的是个gay这个结论在王昊心里扎了根。


“老师,你有喜欢的人吗?”


“我…喜欢的女孩子已经跟别人结婚了…”


“啊?对不起…”


“不用跟我说对不起,她叫雏田啦。”


尴尬的氛围一下子被打破了,俩人笑作一团。


----------


自从那次互相分享了恋爱的过往以后,白曜隆和王昊的关系,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从家教和学生的关系一跃成为了好哥们儿。


白曜隆偶尔会在下午放学和晚自习的空档,开车去王昊的大学载他一起吃晚饭。


“刚有小姐姐来搭讪。”白曜隆开着车,冲着副驾驶的王昊说道。


也难怪,法拉利停校门口,车主又是个年少的小帅哥,王昊贼流氓的问了句留联系方式了没,你不要可以介绍给我啊~


白曜隆听后一脚刹车踩到底,差点把王昊从前挡风玻璃射出去。


“卧槽!!吓他妈死我了!!撞到狗了??”


白曜隆这是第一次听王昊骂脏字,就算是现在当哥们儿在处着,王昊也总爱装作一副老师的样子,白曜隆早就看腻了,这几个脏字儿反倒把白曜隆刚上来的一股火瞬间给灭了。


白曜隆笑着说道:“没有,我们去吃什么?”


王昊看着白曜隆,真的是搞不懂这小屁孩儿的脾气,他只知道他一看白曜隆笑,他就麻。


----------


“老飞,你跟毕姥爷怎么样了?”


王昊约了丁飞出来喝酒,不想在寝室里胡思乱想,胡思乱想什么???当然他妈的是白曜隆那小逼崽子!!!


“别扯我俩,你那一脸便秘的表情是咋了?”


“我…我说了,你别笑话我!”


“我以我跟老毕的爱情发誓绝不笑话你,你他妈赶紧说。”


“我今天让白曜隆那小逼崽子给压床上了。”


“???哈哈哈哈哈哈!!!!”


“你可是拿你俩的爱情发誓说不笑话我的!”


“哈哈哈哈哈,我跟你毕姥爷他妈的现在还没有爱情!!!妈的!他真的好难追!!我想哭!!”


懒得搭理丁飞这老逼,王昊憋屈的闷了一口酒。
自从跟白曜隆关系越来越好,王昊可能也是放松了自己,经常跟他开一些没大没小的玩笑,关心的方面也从学习方面升级到了生活方面,吃喝玩乐方面和恋爱方面…


今天补习完,坐在床上俩人随便聊了几句,白曜隆又成功的把王昊逗的前仰后合,王昊有个不是毛病的毛病,笑的时候跟没了骨头一样喜欢往别人身上倒…


白曜隆忍了几次之后,这次终于是忍无可忍了,双手抓住王昊的手腕把人压在了床上,王昊刚还笑的跟要与世长辞似的,一下子没了动静。


“王昊。”


这是白曜隆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叫他的名字,以前都是叫老师或者哥,王昊感觉大事不妙。


“我第一次见你就跟你说了我是gay,但是没告诉你,你的长相是我喜欢的类型,我现在正式警告你,要么你辞职,要么请你以后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注意下分寸,否则,我可没那么好的定力。”


而让王昊之所以憋屈成这样,把丁飞叫出来喝大酒的原因就是…自己当时特小声的回了白曜隆一句:好的。


好的???


好你妈啊!!!


难道不应该把这个高三的小逼崽子一脚踹下床,然后分分钟教他重新做人吗???


一瓶酒咕咚咕咚下了肚,王昊开启了碎碎念模式,这时丁飞电话响了,挂了电话丁飞就要走,说是毕姥爷叫他去陪着欣赏诗词歌赋,王昊一边骂他见色忘友,一边摆手让他赶紧滚。


“你别动哈,我找人来送你回家,千万别动啊。”


“快滚吧你!”


王昊又开了瓶酒,骂骂咧咧的开始吐槽白曜隆。

你个高三狗什么意思??

喜欢我的长相??
呵,肤浅!!
我内在也超迷人的好吧!!
还说什么让我辞职??
我才不呢!!老子就要挣你的钱!!
后来还说啥来着??没有那么好的定力???
啥意思??你还想上老子咋的?!
你就是个受!!别做梦了!!



“说完了没?”


“老子说没说完要你管?!”
王昊边说边挤眉弄眼的仔细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人。


白曜隆??!!


王昊瞬间酒醒了一半儿,白曜隆这小子还是那么耀眼,在这撸串的小馆子里跟所有人的画风都不一样。


“我明天陪你去办护照和签证,今年暑假我打算再去欧洲旅游一趟,你作为家庭教师要跟着。”


“还有,我到底是攻还是受,这次旅行之后你就会知道了。”



王昊的手紧紧的握着酒杯,一根根的青筋诉说着王昊内心的挣扎,小逼崽子又跟我来霸道总裁那一套!老子今天就要硬气一回给你看!让你知道大学生到底比你这个学生大在哪!!


“你旅游的全部费用我来出。”


王昊听到了自己的自尊在金钱面前土崩瓦解的声音,再见了,我的骄傲放纵~


“好的。”



----------



“你早就确定可以保送大学的事还没跟王昊说?”


“还不能说,他还不知道我从一开始就是在创造机会泡他。”


“白曜隆,你可得对我学生好点!他可是个实心眼儿的好孩子!”


“丁飞,你要是信不过我怎么会把他介绍给我,有时间还是多想想你那个费尽心思还没追到手的那位吧。”


“早熟的富二代,真可怕。”


“谢谢,合作愉快。”










【家庭主妇】4



简单回忆百万两人从认识到结婚的过程。


白曜隆没死!白曜隆没死!白曜隆没死!!



哈哈哈,大家久等了~~


照例diss一下@山羊。 


还要感谢我的宝贝@Maxmolynbay 监督我更文,辛苦了!!



前文:
http://155717656777767165.lofter.com/post/1f04d3a1_11858ba5




---------------





我爱你。


想到这可能是白曜隆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王昊心中的悔恨便无以复加,自己为什么要跟他吵那该死的架,就应该抱住他,吻他,跟他无休无止的做到最后。


在他的身下用自己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寸吐息来回应他,用自己的每一度体温,每一瞬颤抖来对他说,我也爱你,是真的爱你。


可现在,王昊只能像个失了魂的空壳一样坐在车里,看着后视镜里那一片火海在视线里远去,而回忆像是这大火烧起的灰一样,迷了王昊的眼…


两人相遇是在一个酒吧,王昊多喝了两杯冲上台就抢了驻唱的麦克风,醉醺醺的随手指了台下的一个人,说这首歌要送给他,结果唱了一半儿要吐,甩开麦克就往洗手间跑,不小心撞到了桌子也撞翻了酒,还吐了人一身。


王昊连忙道歉,并且拍了几千块在桌上,可那人还是不依不饶,王昊哪有那好脾气听他骂街,抓了一酒瓶就照脑袋上削!


坐在隔壁桌的白曜隆被撒了一身的酒,崩了一脸的血,眼看着这群架就要打起来了,白曜隆抓了王昊的手腕把他从人群中拽出来,一路狂奔。


终于在七拐八拐的偏僻小巷子停下来,王昊气喘吁吁的开始质问白曜隆。


“你…你谁呀?干嘛…帮我?!”


“你送了半首歌给我,这就算是回礼了。”


然后俩人噗嗤一声都笑了,白曜隆不知道那天是王昊第一次杀人才会在酒吧喝高了,王昊也不知道那天自己那随便一指让白曜隆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一见钟情。


之后的一切像是命中注定,约会,大笑着相拥,接吻,跑去开房,争谁在上谁在下,最后是王昊猜拳输了被白曜隆吃干抹净。


王昊骗白曜隆说自己是个无业游民,白曜隆骗王昊说自己是个企业白领,白曜隆跟王昊说:我家缺个家庭主妇,你这个无业游民要不要来签个终身合同,我养你。


王昊大眼睛笑成一弯月牙,特干脆的回了句:好。


婚礼是俩人在国外旅行偶然间发现了一个废旧教堂的时候,临时起意举行的,没有任何人见证,偏要说有的话可能就是上帝了。


买房子的时候王昊想自掏腰包买个小别墅之类的,可白曜隆信誓旦旦的说房子他来买,王昊就等着住就行了,结果就买到了现在住了七年的那个家…


房子里的每块地板,每一张墙纸,每一个家具都是俩人一起千挑万选的,里里外外忙乎了大半年终于把一个空房子装成了俩人理想中家的样子,然后这一住就是七年…


慢慢的有的椅子断了腿,有的灯泡灭了就没再亮,拖鞋少了的那一只不知道在哪个沙发底下藏着,情侣水杯碎了一个再也没凑成过一对儿,本来分的清清楚楚的个人用品几年下来早就不分你我…


可现在。


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一切都没了。



----------



自从四人的关系被各自的组织得知,两个组织就准备联手除掉这四个隐患,刺杀吴肇辉失败后下令让白曜隆杀他只是个试探,今天这一发炮弹才是屠戮的开始。


砰砰砰!


三声枪响,地上男人的脸被打的面目全非,王昊手上脸上被溅的满是血污,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几具尸体是王昊发泄愤怒的牺牲品。


解决掉了组织派来的雇佣兵,王昊带着李京泽和吴肇辉到了一处废弃的搏击俱乐部,这是只有他才知道的避难所。


结婚七年家里的一切开支几乎都是白曜隆承担的,王昊真的是攒了一大笔钱,没什么别的爱好,就给自己置办了这么一个武器库,掀开落了灰的巨大帘布,王昊在琳琅满目的各式枪械里翻找着称手的那个,像是在水果摊上挑最甜的那个水果。


这时,王昊手机的闹铃响了,备注上显示明天要去交水电和物业费…一股心酸瞬间翻涌,被王昊闷了一大口酒给压下去了。


他现在还不能垮掉,他要去报仇,哪怕会搭上自己这条命,如果拼命一定要有个理由,那理由很简单。



“因为白曜隆是我老公,我爱他。”









【不为人知的事】


满治宇X肖佳。


前篇http://155717656777767165.lofter.com/post/1f04d3a1_11a6a70e



--------------



洗了澡,肖佳站在镜子前,他好像很久没有仔细端详自己了,除了偶尔被粉丝吐槽胖了的时候会去称下体重,然后得出结论,你爸爸我根本不胖。


镜子里的人没什么肌肉,也没有赘肉,普普通通的身材连自己都懒得多看几眼。
长相嘛…肖佳冲着镜子凹了几个直男必备造型,最后得出结论,今天好像又帅了一些。


想到把自己啪醒的罪魁祸首现在还赖在他家沙发上打着游戏,肖佳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裸体不由得想到了一个让他至今都难以置信的事实。


“他冲着我竟然硬的起来,WTF!?”


冰箱里随手拿了两瓶饮料,递给老满一个,肖佳坐在沙发上琢磨着接下来的行程,老满玩着游戏冷不丁的问了句,你最近一直在拍纪录片?什么时候邀请我出镜?


肖佳刚想回他说随时都可以,却猛然想到昨天因为想要拍自己的起居日常,摄像机就摆在了床对面的书架上,睡着的时候忘了关。


现在…应该…还一直…开着…


肖佳表面淡定内心早已咆哮。
好嘛,老满,你他妈的可能已经出镜了!来到卧室看到摄像机果然还在录着…


可在选择是否删除录像的时候肖佳犹豫了,鬼使神差的按下了快退,看着时间和画面快速倒退,直到看见满治宇坐到床边,肖佳按下了播放键。


亲眼看着画面中那熟悉的高大背影一寸寸的亲吻着自己,慢慢脱去自己的衣服…
肖佳竟没觉得恶心,反而感到心跳加快口干舌燥,呼吸随着画面里老满的动作慢慢变得急促…


直到看着老满抓着自己的脚腕,扯开自己的双腿,跪在自己两腿之间解开皮带,贼爷们儿的向后捋了一下头发挺直腰杆的时候,肖佳猛的关掉了录像。


像是小孩子偷看了父母藏起来的黄碟一样,肖佳的心脏咚咚咚的像是要跳出来,下半身的欲望不知什么时候抬了头,看了眼客厅沙发上认真打着游戏的满治宇咽了咽口水。




接下来照例防河蟹

https://shimo.im/9F6iqrM3kKgroumV




【被啪醒的豆芽】



满治宇X肖佳。


我爱北极圈!!


前篇:https://shimo.im/doc/LJJPYVL7GxsqSJR0?r=L90K9N/ 「Lost」


-----------------



忙。


忙到日夜都颠倒了。


累。


却乐此不疲。


野心大是肖佳的本性,脑袋里疯长的想法更是使得肖佳这个行动派,每天都在自己计划的路上不停的赶路,时间对他来说真的比LV还贵,睡觉成了他每天最奢侈的消费。


洗了澡,换上一件干净舒服的宽松背心,辛普森图案的大裤衩是他的最爱,一头栽到床上,低垂着眼帘开始翻微博,粉丝的留言是肖佳每次在凌晨笑成一个大傻逼的罪魁祸首。


尤其当照片内容是他和T仔老满合照的时候,评论区那些奇奇怪怪的图真的让肖佳哭笑不得,只好把手机屏幕拿远点,一脸嫌弃的耐住性子把所有留言看完。


说到这,自己有多久没见过T仔了?不过看到他忙的风生水起,其实还挺替他高兴的。



还有老满…


上次见他还是那一晚…之后俩人跟往常一样发微信,微博互动,急事就打电话,反正都默契的对那晚的疯狂只字不提。


想着想着肖直男的心底又开始泛起了莫名的恶心,把手机扔一边,长舒一口气准备睡觉,一天忙碌下来的所有疲倦瞬间席卷而来,很快肖佳就沉沉的睡过去了…


接下来的防河蟹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pAcDQ0KTeBADB21j?r=L90K9N/「被啪醒的豆芽」


【Lost】


满治宇X肖佳,北极圈伪车一辆,直男间不可描述的友谊。

【满豆】https://shimo.im/doc/LJJPYVL7GxsqSJR0?r=L90K9N/ 「Lost」